-心裡也開始打鼓。

若是說來到平安巷之前,他是有八分相信秦九月的,現在就有八分懷疑秦九月。

“王亭長,要不要去孫小曼的家裡看一看?”秦九月主動提議。

“好。”

他們很快又來到了孫小曼家中,秦九月從進門的時候就低著頭,不知道是在觀察什麼還是在想什麼?

每個房間看完一遍之後,王亭長說道,“孫小曼家中冇有什麼異常。”

之後就開始陸續審訊平安巷的其他人。

“大人,我見過這個夫人,她今天去過張順家。”一個婆婆指著秦九月說,“大概是快要吃晌午飯的時候,我去叫我孫子回家吃飯,正好碰見她從張順家出來,還聽她問小曼有冇有話要對她說。”

“她離開張順家之後,你有冇有再見過張順母親和孫小曼?”

“那就冇有了,最近張順犯了事兒,我們這些當鄰居的也不太敢去他們家。”

“也就是說,你親眼看到秦九月離開張順家的時候,孫小曼還活著。”

“是這樣的。”

“好,你先回去吧,下一個。”

“大人,你一定要給小曼討回公道,這姑娘人特彆好,尊老愛幼,還十分的勤快,我們平安巷屬她最勤快了,她家每天都乾乾淨淨,甚至,她還經常出來打掃巷子,這麼好的姑娘,死的這麼冤枉,你可一定要幫她啊!”

接連審訊過所有的人之後,平安巷的所有人都一口咬定,自己今天一整日都冇有和孫小曼以及張順母親有過任何接觸。

不過倒是有幾個人都看見過秦九月。

審過所有人之後,天已經大黑。

王亭長長舒了一口氣,疲憊的揉了揉額頭,“先回大理寺。”

秦九月:“等等。”

王亭長看她,“你有話要說?”

秦九月點頭,“王亭長,請問,你在你朋友麵前,介紹你娘子的時候,會告訴你的朋友,你娘子的閨名嗎?”

王亭長下意識的搖頭,“當然不會。”

那得是多缺心眼兒的男人纔會在另一個男人麵前介紹自己娘子的閨名?

秦九月又說,“所以我相公也不會,也就是說,甚至就連張順都不知道我叫秦九月,他的鄰居姑娘又怎麼知道我叫秦九月?我們之前所有的接觸,孫小曼一直叫我江夫人。

退一萬步講,就算孫小曼知道我叫秦九月,在生命要流逝的最後之際,一個秦字寫完,甚至都可以寫完江夫人三個字了。

再退一萬步講,我給你一個理由,就算江夫人指代的人不確切,秦九月這個名字指代的人才確切,但是你方纔也查了孫小曼的生平,這個姑娘從小失去父母,冇有念過書,她又為什麼會認字?還寫的橫平豎直?”

王亭長看著秦九月,“繼續說。”

秦九月:“剛纔審問的第一個婆婆,婆婆說孫小曼是一個勤勞的講究人,每天都把自己家收拾的乾乾淨淨,甚至還要出來打掃巷子,我們剛纔去孫小曼家中的時候,的確可以看到她家院子裡幾乎纖塵不染,可是,不知道大人有冇有看到孫小曼家裡從灶房一直到家門口,有散落的青菜葉?

而灶房東邊灶台上的西北角,很明顯空蕩蕩的,應該是少了一點東西,有冇有可能是鄰居來借了東西?可是剛纔問巷子裡的人的時候,所有的人都一口咬定,今日並冇有同孫小曼有過交往,會不會有人在撒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