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夫人慈祥的臉上盪漾著滿足的笑,“是啊,等到老二也成了家,這三個孩子總算是全部安定下來,我這心呀,也可以徹底的放下來了。”

頓了頓。

侯夫人又拍了拍手,“還不行,還得等到老二和老三有了孩子,我纔算放下了心來。”

平西侯側眸看了自己的夫人一眼,儒雅一笑,“你呀,就是操心的命。”

沈毅聽著父母的對話,慢慢的走出去。

正巧在院子裡撞上了從宮裡回來的沈清。

沈清哎呦一聲,“這不是我們家的新郎官嗎?前幾日一聲不響的去了哪裡?可把爹孃擔心壞了。”

沈毅笑笑,“大哥,我和江兄出門散心去了。”

沈清取笑說道,“你和你這位江兄的感情,要比同我的感情還要好?”

沈毅連忙說,“大哥,這不一樣,對了大哥,我結婚那一日,皇上那邊的安全問題你們錦衣衛負責嗎?”

沈清點頭,隨便抬起手,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你放心吧,大哥一定不會讓你的婚禮出現任何問題,大大小小,各方各麵,我都親自把控著。”

沈毅嘴角動了動。

似乎想說什麼。

沈清尾音向上揚著嗯了一聲,“想和大哥說什麼?”

沈毅:“那就多謝大哥了,能者多勞,大哥辛苦。”

沈清的手掌剛要從弟弟的肩膀上落下了,聽到這話,忽然轉了個方向,從側麵拍了拍沈毅的胳膊,“誰讓我是你兄長呢?我還是皇上的錦衣衛啊。”

“大哥,你現在有急事嗎?”

“冇有啊,怎麼了?”

“那能不能跟我來一下,我想請你幫個忙。”

“好啊。”

沈清跟著沈毅來到沈毅的房間,“讓我幫什麼忙?”

沈毅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喜服,微微有些不好意思,“方纔,爹孃說看我最近瘦了一些,不知道新郎服是不是合身,想讓我穿上給他們看看,大哥你知道我的,我......不太好意思,我尋思就穿上給你瞧瞧,哪裡不合適,等下你給娘說。”

聞言。

沈清撲哧笑出了聲,笑的前仰後合,“果然是我二弟,這果然是你的作風。”

話落,沈清坐在床上,“你換吧,我給你瞅瞅。”

沈毅一邊磨蹭著換衣服,一邊隨口聊天似的問道,“大哥,成親那日,你們是不是要佈防不少人?具體怎麼個佈防法?你手上的人夠嗎?不夠的話可以讓咱們家的頂上去。”

沈清也是和弟弟隨便聊,“當然夠,宮裡宮外的錦衣衛足足有數千人,到時候他們會扮成平民的樣子混在其中,保護皇帝的安全。”

“那到時候相互之間也不認識吧?”

“廢話,你以為錦衣衛都是傻的嗎?等到成親那天你就知道了,迎親的時候你可以注意一下路兩邊的百姓,領口外翻了一圈紅色,就是錦衣衛。”

“原來如此,真聰明。”

“之前雲嵐和睿王成親的時候,也是如此,隻不過那會兒是藍色衣領。”

“哦,大哥,你看看我這身衣服合適嗎?”

沈毅僵硬的轉了一圈。

沈清抬起手摸了摸下巴,一本正經的說道,“有點不太合適。”

沈毅原本就是拿著試衣服做幌子,可是做戲也要做全,既然真的挑出來了不合適的地方,那就一定要改一改了,“大哥,哪裡不合適?”

沈清說,“我弟長的太英俊了,這件衣服配不上我兄弟。”

沈毅:“......”

親弟弟忍不住吐槽,“大哥自從和大嫂成親之後,就越發的冇皮冇臉了。”

沈清老臉一紅。

抬起腳,輕輕的踢了踢沈毅,“有這樣和你大哥說話的嗎?咱們家還真是,雲嵐不怕我,連你也不怕我,你大嫂更不怕我,我這地位呀,也就這樣了。”

沈毅麻溜地脫下了喜服,“好了,既然合適,就多謝大哥了。”-